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
9.第194章 干妈就是干妈

    第9节第194章干妈就是干妈

    我叫张小虎,是陈叔叔和阿姨的干儿子,也是叔叔的性玩物。现在,陈叔叔已经去世多年,而阿姨也早由干妈变成了我的好老婆,看到她系着围裙,在家里忙碌的样子,我就从骨子里感到幸福,真的。她虽然三十多岁,但高大,肥硕,没有一点赘肉。胸部肥大而白嫩。同时腰细臀肥,肌肤白嫩细腻,头发乌黑油亮浓密如云,一笑,就露出整雪白洁的小牙,眼睛也更加妩媚。(此图是阿姨洗澡后只围了一张浴巾,好白嫩肥大的哇。这样一个典型城市美人中的美人,却成了我这个乡下娃的老婆,而且她拿给我日的时候,我才刚满十八岁不久,十多岁的人日三十多岁的女人,最舒适,最刺激,因为女人好成熟好风骚哇。并且后来还被我搞大了肚子,为我生了孩子,二十岁不到我就有了孩子,真爽哇。假如我不给他们当干儿子,恐怕只在农村找个丑的女子当老婆了,因为我身高还不到一米六八,外表也即平常,在农村青年中也只属于中等偏下。我有自知之明。

    要知我是怎样得到干妈的,怎样得到现在的幸福的。这其中有许多曲折,且听慢慢道来。

    我家在农村,八岁才开始读书,小学毕业又到外面打了一年工,太苦了,不仅没挣到钱,反而由于看了许多黄色录像,心里已有点不单纯,对城市里那些高大丰满的女人布满了近乎变态的渴求。当然也知道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妄想。

    后往返来读初中。当时已经十六岁了,只是长得矮小,才看不出来。那个时候自己的理想是混个初中文凭,去读个中专什么的,以后好找个工作。一辈子都没想过能发财,更不用说娶城市漂亮的老婆。因为知道自己的外表,在农村中也属于中等偏下。

    初一的下学期,城里的陈叔叔作为企业家,来我们学校送爱心,在厕所碰到我,并问了我的名字,后来他点名要帮助我,而且一放暑假就专门到学校来把我接到了他城里的家。从此,我的人生命运就戏剧般地改变了。

    临走,他对我父亲说:“这孩子我很喜欢,这个暑假让他到我那儿玩玩,假如投缘,他就是我的儿子了。”我家一共有四个孩子,父母能送走一个,狂喜,当即满口答应。当时,我户口簿上的岁数只有十二岁,比真实年龄少了四岁。这是我打工回来,乡政府工作的三叔怕以后影响我读书,帮我改的。

    当然,后来我知道了陈叔叔带我到城里并认我为干儿子的原因了,那是他到厕所解手,偶然看见我的那个东西,就是,用他的话就是又白又嫩,茎杆上还长满阴毛,这使他感觉很刺激。同时我的外貌也比较壮实。其实当时我已十六岁,已相当成熟。四年前我就开始遗精了。我的第一次射精,是在夏天的黄昏,,在老家的那条小河边,几个同伴比赛,赌玩自己的,看谁最先软下来。结果大家都射了精,包括我。

    陈叔叔的房子很漂亮,很宽,一片富丽堂皇;阿姨简直漂亮极了,又高又苗条,而且白嫩丰满。在城市美女中也绝对是极品。她的身上,有一种成熟而艳丽的魅力,而矜持的外表,隐隐时时泄露一点浓浓的风骚。她比四十多岁的陈叔叔整整少了十岁,她有点怕陈叔叔。

    那个暑假我在城市里玩得非常的愉快,叔叔跟我买了许多时髦的衣服,我酷爱上了城市,再也不想,也怕回家了。陈叔叔时常问我同样一个问题:“小虎,假如叫你选择,你是跟叔叔一起在城里呢,还是回老家呢?”我的回答越来越果断:“当然愿意在城里了!”陈叔叔对我的果断非常的兴奋。

    陈叔叔对我这样好,我预备把年龄的事情告诉他,因为我渐渐地把他作为了最亲近最敬爱的长辈……

    还有几天暑假就完了。陈叔叔还没有叫我留下来,我心里有点着急。那晚我洗了澡,穿着睡衣躺在床上看一本(老家哪有睡衣穿阿),陈叔叔穿着睡衣敲门进来了,“陈叔叔,坐。”我让了让,热情地招呼道。“小虎,我今晚来,是想跟你谈一个事情,我很喜欢你,决定认你为儿子,不知你是否愿意?”陈叔叔坐在我身边,有点严厉地对我说。“谢谢,当然愿意了,我以后会好好孝敬你和阿姨的。”我心中狂喜。我似乎盼望一万年了。“那好,你起来,把睡衣脱了,我看看你身上有毛病没有?我不愿意认一个有病的儿子呢!”陈叔叔笑着对我说,摸了摸我的肩膀。我有点迟疑地脱掉了内裤。因为我直觉到陈叔叔的眼光有点不正常。陈叔叔也站了起来,我低着头赤身地在陈叔叔的面前。“很好很好。”

    陈叔叔边看边赞叹,“腿上好多毛阿,上也有这么多毛,好黑好密好浓,好舒适。”后来他竟然开始抚摩我的腿上的毛了,“看就看嘛,干吗摸啊!”我差点喊起来了,但我不敢杵逆。而且我发现叔叔的眼睛有点像黄色录像里那些的女人的眼睛,惺忪而迷茫着。后来,他竟然把自己的睡衣也脱了,他的白嫩白嫩的吊在档前,上只有稀稀疏疏的一点毛。而腿上很光洁,一点毛都没有,显得很是细腻丰润。他光光地搂着了颤抖的我。在朦胧的睡灯下,他的肌肤显得很白,亮晃晃的。”孩子,我爱你,让我爱你,让我玩玩,我发誓以后一定对你好,一定供你读大学,我一定对你好,我发誓——“叔叔一边摸一边喃喃发着誓。

    完了,陈叔叔是个变态,我有点怕,也有点不知所从。但身上却有股强烈的力量被唤醒,在全身乱闯。

    后来,陈叔叔的手从我的腿,滑到了我的。不断地揉搓着那个家伙,我的早就愤怒似铁。他边揉搓边感叹:好多毛阿好白嫩阿。日起来一定好安逸阿。

    我很害怕,但无可奈何,的海水在慢慢地淹着我。我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忽然,我感到进入了一个暖和潮湿的地方,很舒适。一惊,睁开眼,发现我的已经在陈叔叔的嘴里了。

    他此时像一个淫荡的女人,用舌头开始贪婪地吮吸着,抽打着,并呻吟着,似乎已经渴了几千年。我感到了一种强烈的快乐,从背脊很快传遍全身,我要射了。“叔叔,我要射了!”我请求着,想拔出他嘴里的。但陈叔叔却拼命地吮吸,拼命地用舌头舔打。似乎我那句话成了他的冲锋号。

    我终于控制不住,本能地一下子将袭到他喉咙的深处,并强烈地喷射开来。白色的精液马上就从他的嘴边流出了。

    我很害怕,怕陈叔叔骂我打我。

    但他竟然大声地呻吟着,并不断地吞食着我的精液,像黄色录像那些淫荡的女人,同时还扭动着自己的身子。等从他的嘴里出来的时候,我发现它很干净,相当的干净。

    此时,陈叔叔那根一直疲软着的白嫩的却很脏,因为它不断地流淌着白白的液体。“孩子,小虎,你玩我吧,我求求你玩我,我发誓一定对你好。你玩我吧。玩我的屁眼吧,屁眼痒阿,它骚阿。”叔叔此时像高涨的,没有得到满足的女人,一边请求一边不断用自己流出来的淫液去揉着自己的屁眼。同时含着我的开始猛烈地吮吸,我的不久又举起如铁,而叔叔的屁眼早就一片泥泞了。忽然,我惊异地发现,陈叔叔的屁眼跟一般男人的屁眼有很大的不同,一般男人的屁眼是黑的,皮肤也粗糙,而他的屁眼却又白又嫩,而且四周只有一点细细软软的阴毛,另外,一般日过女人的男人的都是黑的,他为何是白的呢?难度他一直没有日过阿姨吗?

    我并不快乐,相反还有点难受。但我能拒绝么?这里的物质条件这么好,城里的诱惑这么大。

    叔叔看见我的高举起来,连忙跪着,把滑滑的白嫩的屁眼翘着对着我,他的屁眼很紧,也很滑。我从后面搂住,叔叔用手把我的牵到他的屁眼,我一用力,坚硬的一下子就刺了进去。我学着录像里的男人,开始狠狠地,猛烈地冲刺起来,而叔叔一边揉着自己的胸脯,一边呻吟着。那里面太紧太热,不久我就控制不住了自己,精液一下子就射了出来,我紧紧地搂着叔叔,将狠狠顶在他屁眼的深处。他像女人一样叫得更厉害了。不久从屁眼里滑了出来,我分明看见叔叔的屁眼张着一个小口,不断地流着淫液,就像黄色录像里淫荡的女人。那晚我俩搞了五次,从第三次开始,我感到了他屁眼里强烈的搐动,我也随即马上就射了精。

    后来,洗完澡,我们躺在床上,他让我抱着他,像女人般依偎在我怀里,他发誓一定对我好,一定供我读大学,一定买好衣服给我。将来一定把工厂给我。

    听着他的甜言蜜语,我只是不断地发誓以后要好好学习,要考上大学,要出人投地,要早点离开这里。(此图是叔叔发情时张得很大很美的肛门)

    几天后,陈叔叔就把我转到了城里上学。我也喊他叫爸爸,阿姨叫妈妈了。

    每个星期有好几晚,他都要跟我一起睡,让我插他。他像个女人在我怀里撒娇,呻吟,有时还淫声浪语着让我给他奸上孩子。“小虎,你好凶啊,我一定给你怀上孩子了。真的,你看,我的肚子好肥哇。”看着他有点发胖的身子,我内心冷笑:你骗谁?子宫都没有,想怀孕,做梦吧。唉,碰到变态了。此时,我好多时候都很不好受,真的。真实年龄我绝对不会说了。同时,我也有点鄙视他,在外面多风光的,竟然是个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后来,我知道了他的故事,才多少对他有了一点同情。

    叔叔大学毕业,就到一家大型国有企业工作,几年后,事业有成,是那个企业的中层干部。但由于性格倔强,与主要领导不合,同阿姨新婚不久就被强制下了岗。他没有沮丧,而是满怀信心,开始自主创业。

    但谈何轻易,两年时间,叔叔到处碰壁,一事无成。人,已几乎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。阿姨连带受累,艳美的面容也开始憔悴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经一个朋友介绍,他熟悉了一个高官,知道高官此时手上有一批国家的钢材,批给谁,谁转手即可赚上几十万。在那个工资只有百元左右的年代,这是一个巨大的诱惑。有许多人在追逐。

    叔叔也开始了与那高官的接洽,但叔叔自己也知道成功的可能性很小,因为自己是要钱没钱,要权没权。

    一次,叔叔在那个高官的家里(高官的老婆早就去世了,唯一的女儿又在美国,家里就这高官一个人),高官明白地告诉叔叔:“我很欣赏你,不是欣赏你的才干,而是你的英俊的外表。这批钢材我确实有这个权力批发,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,钱,我早就无所谓了,我要的,是人,是男人,你懂不懂?假如你愿意,在这里陪我两个月,说话算话,这批钢材就属于你的。就是这个条件,假如不愿意,以后就不要再来,这话也算我没说。”当时,叔叔可算是同龄人的皎皎者,即高大,又英俊。否则,如此艳丽的女公务员阿姨又怎么会看上他呢?这太荒诞,太变态了。叔叔马上告辞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生活,继续压迫着叔叔,在当时,已经没有第二条路可走。又过了一段时间,最后,叔叔痛苦地下了决心,找到那个高官,答应了他的要求。

    这个高官太变态了。叔叔铁一般的身子就这样被他摧垮的。

    头一个星期,高官天天叫叔叔坐在一个盆里,泡一种从外国偷偷带回来的药水。和屁眼必须浸在药水里。一个星期后,叔叔从镜子里惊异地发现自己的,屁眼都变白了,同时,阴毛也开始了脱落。

    第二个星期三的晚上,那个高官等叔叔洗了澡,就叫叔叔到他的床上去,虽然叔叔早就做好了预备,但还是有点心虚。身子有点抖。在床上,高官很熟练地把叔叔的衣服脱了,然后抱着叔叔就开始亲吻,同时感叹:很好,肌肤很好,很有弹性,很硬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他叫叔叔翘着屁股,将性药放进叔叔的屁眼里,顿时一阵凉意向叔叔袭来,接着,又把叔叔平躺在床上,将另一种性药涂抹在叔叔的上和马眼里。完成这些工作以后,高官自己就躺在床上,叫叔叔帮他。到这个地步,叔叔也就豁了出去,一口含着高官的,同时伸出舌尖击打,舔卷,高官在叔叔的嘴里开始。不久,叔叔的屁眼里开始了麻痒,也肿大起来,叔叔压抑着自己,猛烈地吮吸着高官的,但屁眼越痒越厉害,到了恨不得用木棒去插去捅去止痒的地步。后来,叔叔痒得不能控制自己了,他高翘着自己的屁眼,呻吟着,请求高官插自己,从对面的镜子里,叔叔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屁眼已经张开,同时有白色的液体流出。高官挺着爬了起来,叔叔赶紧握着他的,一下就给自己滑了进去,好舒适。叔叔不由得加大了呻吟。每一次高官的,似乎都很止痒,但又似乎更痒。只被高官了一会儿,叔叔的屁眼就感到从未有过的尿意,同时马上就有液体从屁眼和中喷射,叔叔知道自己射了。

    好可耻阿。高官继续猛烈地着,不久叔叔的又开始了勃起,等到叔叔的要射的时候,高官把自己的拔出来,同时一口含住叔叔的,开始猛烈的吮吸,叔叔的精液又一下就射了出去,那晚,叔叔起码在高官的嘴里射了二十次,大概是性药的原因,叔叔的非常的敏感。只要高官的嘴含着猛烈一吮吸,不到一分钟,特射。而屁眼的,也起码在五次以上。早晨起来,在浴室的镜子前,看到自己白白的和有点涨肿的屁眼,以及身上被高官吮吸得红红的肌肤,叔叔哭了。以后的天天晚上,高官都这样玩弄叔叔,二十天后,叔叔发现自己在高官的下,即使到了,和屁眼都射了,也不会勃起,而屁眼却又酥又麻,非常的快乐。他明白,自己的性兴奋点已经由转移到屁眼了。而后来,高官随时在叔叔被得很痒的时候,把自己的拔出来,不再,让饥渴的叔叔请求,让饥渴的叔叔像淫荡的女人呻吟,甚至去吮吸那根满是淫液的,他才又给叔叔插入,在他的练习下,叔叔成了一个淫荡而饥渴男人的男人。同时,叔叔天天还必须坚持用药水浸泡自己的和屁眼。

    两个月后,叔叔顺利地拿到了那批钢材,从而完成了自己资本的原始积累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的那天晚上,面对精心妆扮,体香扑鼻,饥渴的美妻,叔叔的却不能勃起,随便妻子怎么爱抚,都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后来,每次,叔叔必须吃药,再到以后,吃药都不行了。同时自己的脚已在变小。另外,两条大腿,逐渐变得丰润修长,腿毛已脱落得一干二净。最要命的是,自己对女人已不感爱好。以前几天不搞妻子,就全身难受,而现在,恨不得离她越远越好。也曾想到离婚,但自己却舍不得,妻子也不愿意。

    后来,叔叔和那位高官一直来往,心甘情愿成为了他的性伴侣。高官退休后,不久到了外国他女儿那里。只过了一年,高官就去世了。

    叔叔到我们学校扶助,就是高官刚刚去世不久。他第一眼看见我,就感觉我很壮实,等到看见我的那根毛毛的,就简直认定我是上天派下来的。“在尘世里我找了你好久了,你是我的老公,也是我的干儿子。你日我比高官用药后日我都舒适哇。”叔叔随时在我怀里淫荡着感叹道。

    开始我有点怕阿姨知道我和叔叔的事,但陈叔叔说无所谓,不要怕。后来我估计阿姨知道了,但她并没有吵闹。

    后来,我竟然开始对阿姨有了非分之想,我知道陈叔叔在这个方面不能满足阿姨,阿姨在性上一定很饥渴。阿姨是多么的美啊,一个典型的城市美人,高大,丰满,胸前的好肥硕,肌肤又是那么的丰满,晶莹。绝对是个好货,也绝对是个。真是浪费啊。后来,我一看到她,就时时地勃起来。

    我刻苦学习着,表面没什么,其实我非常渴望早点离开这个家庭,我不是同性恋。在同学老师的眼里,我是个优秀的学生。在邻居的眼里,我是个听话的孩子。

    后来,我惊异地发现阿姨的身上随时都有伤痕,这绝对是陈叔叔干的。我很为阿姨打抱不平,因为我知道她以前是个公务员,素质是很高的,只是为了协助陈叔叔的事业,才辞职成为家庭妇女。我对她布满了同情。

    后来,我发现陈叔叔不在家的那晚,阿姨穿得就相当的暴露,硕大的在睡衣里跳跃,肥硕白皙的肌肤也亮得使我时时呼吸短促,面红脸涨,而似乎要把裤子戳穿。还有,陈叔叔不在家,第二天早上阿姨的身上就一定会有酒香。

    两个月后的一天,那天很闷热,陈叔叔到香港去出差了,晚上我上厕所,忽然看见阿姨的卧室门是敞开的,在朦胧的睡灯下,阿姨没盖被子,而是穿着睡衣躺在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