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
【V045抵死缠绵(大结局)下

    是真的,一切都是真的!

    血淋淋的真相摆在眼前,佟佳人瞠目结舌,萧尹航哑然失色。

    “尹航,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口唇干涩,但该说的还得说,佟佳人率先起了话头,刚说完,就听得他一声长叹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她,伤的很重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佟佳人怀孕了,他真想抽根烟,可是现在,他只能淡淡地蹙眉,说着一声无奈之语。

    其实,他不说,她也知道他的心情,只是,该问的话,她依然想问:“尹航,你的决定呢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他都知道,似乎一切都在掌握,但这一次,他是真的迷茫了,理智告诉他,必须去,为了良心能安,为了一辈子幸福得有底气。可是,情感上,他实在没有脸再对佟佳人开口,在结婚的前夜,匆匆赶往前妻所在的地方。

    答案似乎已近在眼前,她也不想再勉强,只耸了耸肩,故做轻松道:“其实,你不用担心我的,我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他回神,静静地看着她,眸间写满了疲惫:“佳人,我又让你失望了是么?”

    摇头,她只是摇头:“没有,只是感慨我们这情路坎坷,不知道何时是个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气氛,突然变得很尴尬,佟佳人找不到话来说,只能起身道:“嗯,我先去喂孩子,他一整天也没好好吃东西。”

    大手,轻轻一伸,便阻了她的方向:“佳人,如果你真的很介意的话,我可以不去的。”

    她一愣,突然就笑了,反问道:“为什么要管我介意不介意?为什么不问问你自己想去不想去?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去,一点也不想。”

    他是真的不想去,过去的自己,风光过,却也不堪过,回首往事,他总希望人生可以重来一回。但,这个世界没有假如,所以,他还是活在现实里,现实就是,他刚刚强抛下来的债务,又找上了门。

    不想回去,一点也不想,似乎一旦回了头,人生就又回到了当初,喜欢现在的生活,喜欢现在的一切,不想再让自己回到当初那样不堪的境地,可是,良心的谴责呢?人性的呼唤呢?他很挣扎,很痛苦,就好似在远洋的般支,迷失了方向,需要有人为他点上一盏引路的灯,指引他前行,不再迷路。

    “可是,不去你的良心能过得了这一关么?”

    她们都是好人,好人就注定得被良心折磨,这不能做,那不能做,这不能想,那不能想。只能在良心给自己划的条条框框里,一点点地挣扎,很痛苦,但,没了良心的指引,他们会更痛苦。她了解自己的男人,也很了解他的责任,所以,这一次,他下不了的决定,唯有她来帮他下。

    “不能,所以,我需要你的指示,你说不去,我就不去。”

    他是说真的,如果佟佳人再说一次不要去,就算是一辈子寝食难安,他也不会去。

    她蹲了下来,用双眼直视着他:“所以,最难做的选择题,你要交给我?”

    “人都是自私的,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人都是自私的,所以,我的决定是………”

    她突然停了下来,让他觉得肺里的空气,都几乎在瞬间被挤压到了一起,很期待她说出来的话,却又很害怕,她做出来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你去吧!不过,年三十的晚上,得回家。”

    这个答案,很意外,却又似乎一点也不意外,萧尹航怔怔望着眼前的女人,那一刻,只想将她揉入怀中。这么想着,他真的也这么做了,当他感觉着怀中人儿的微颤,他哽咽着低唤她的名字:“佳人………”

    她没有流泪,表现出来的坚强令她自己都觉得震惊,她依着他,轻轻地贴着他的耳朵说:“我可不想我的男人在和我结婚后,心里还装着别的女人,无论是爱,还是恨,抑或是愧疚,都不行。你是我的,只能是我一个人的,谁也不能把你从我身边抢走。”

    “佳人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在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,她笑了:“我不要听这三个字,换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”

    怔怔一愣,她半晌才回神,眉眼弯弯,笑如银月:“也不是这三个字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听什么?”

    “说谢谢,说你谢谢我,谢谢我这么贤惠,这么体贴,这么善解人意。”

    从前,她是不要他对自己说谢谢的,总觉得太见外了,总觉得太客气了,可是今天,她有理由要他的一声谢谢,为了自己的委屈,也为了自己对未来莫名的恐惧。

    他也笑了,虽还是拧着眉,但言语之间,已现轻松:“会不会太臭美了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佳人。”

    他还是说了,按她的想法,按她的要求,有妻如此,夫复何求?他这一辈子,干过的最漂亮的一件事,也许就是追到了佟佳人。

    在杨冰冰地唠叨之中,佟佳人亲手送她的男人,上了去找别的女人的那般飞机。看着白色的大鸟,慢慢地飞离视线,佟佳人的眼,不自觉地模糊了。

    “哭吧,哭吧!就知道你忍不住。”

    甩甩头,她强忍下眼底的泪水,佟佳人一手牵着乖巧的bob,痴望着天空问:“冰冰,我是不是很傻?”

    “岂止是傻啊?简直是白痴,笨蛋加三级。把自己男人送走也算了,居然还揽下了带孩子的事,你知不知道你是个孕妇啊?孕妇你懂不懂?你这样做,真是累死也活该啊。”

    杨冰冰说这话的时候,声音很大,小不点bob是想不听也听到了,他扁着跟,恨恨地看着杨冰冰,一脸生气道:“坏,冰冰姨坏坏。”

    学着bob的模样,杨冰冰也故意道:“就坏,就坏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口齿不清,吵架一直是弱项,bob一看情况不对,立马改变方针,转攻佟佳人:“妈妈,冰冰姨欺负bob。”

    “冰冰,你干嘛欺负我儿子。”

    白她一眼,杨冰冰无语道:“是,是你儿子,好一个大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啊!又不是不知道情况,孩子不能跟他走,那边情况未明,万一那对夫妇是假冒的父母,怎么办?”

    知道佟佳人说的有理,杨冰冰也不争辩,只道:“就算是这样,你也不能一直自己带啊,王妈马上就回老家过年了你知道不知道?”

    她是看不惯佟佳人这幅为了男人做牛做马的命,可是,却完全忽略了自己,做牛做马起来,和佟佳人真是天生一样的德性。

    “知道,所以,我会带孩子回我家,让我妈跟我一起带。”关于bob的事,佟佳人一直没有找到机会和母亲说,不过,现在自己身怀有孕,萧尹航又不在身边,最安全的办法,也只能回佟家大宅了。虽然,她也预见不母亲对bob的态度,可是,像bob这样乖巧可爱的孩子,她有信心,母亲一定会被他萌倒的。

    “哟!你胆儿变肥了啊?”

    “除了这个,你还有别的办法吗?”

    一边说话,佟佳人一边拿眼瞅她,杨冰冰被盯得浑身发麻,赶紧摆手道:“别看我,我可不会带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咯,我也没有别的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她也不是见死不救,可是,带孩子哎,她婚都没结,怎么帮忙带?真是有心无力了:“唉,都不知道怎么说你了,你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别生我的气了,还有两天,你先过来陪陪我。”

    自己的事重要,朋友的事,对她来说,也一样的重要,她可没有忘记杨冰冰的三天之约,在没有亲眼见证‘奇迹’之前,她是不会放杨冰冰离开的,至少,绝不能让她提早破功,又一次屈服在了叶浩然的‘’之下。

    “是啊!你说为啥还有两天?最可气的是,他居然真的没有来找我哎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杨冰冰就跟那霜打的茄子一般焉了气,虽然已经在极力克制自己了,可是,她还是忍不住期待叶浩然的到来,只是,等了一天一夜,那货居然真的对她不闻不问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两天后他一定会来求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起初,自己是有信心的,才会应下佟佳人的馊主意,可现在骑虎验证上,她自己倒是越来越没有信心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啦!不过,在此之前,先陪我去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?”

    白了她一眼,杨冰冰瞬间又对佟佳人佩服到五体投地,都什么时候了,这家伙还能如此淡定,也不知道是什么好地方,让她如此之兴奋,如此之期待了。

    “民政局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如果说,这个世界上,只剩最后一个傻瓜的话,那一定是佟佳人。从没见过这么傻的女人,却也从没见过这么可爱的女人,以前,杨冰冰是不服气的,觉得自己没什么地方比佟佳人差,可直到今天,她突然发现,原来,有些东西,自己可能一辈子也比不上她。

    至少,在这件事上面,这样的大度,她绝对做不到。

    从民政局出来,佟佳人就郁闷了,一边走,一边踢着石头:“你说,为啥本人不在就能办手续?”

    闻言,杨冰冰的嘴角,可疑地抽了抽,又抽了抽,最终,她干脆一甩头,不理她:“这么蠢的问题,我拒绝回答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,为什么她们腊月二十五就要放假啊?这么早放假干嘛呀?”

    白眼,一记接一记:“因为,全中国都那一天放年假。”

    “可年后为啥要过了十五才上班啊?”

    太不像话了,太不靠谱了,怎么可以拿着人民群众的血汗钱,然后还上这么晚的班咧?

    很想摇一摇佟佳人的头,看看她脑子里现在都装的些什么乱七八糟的,杨冰冰没好气地斜了她一眼,这又才慢条斯理道:“因为,全中国的这种单位都这一天上班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动不动就全中国全中国好不好?真是的。”

    杨冰冰也不甘示弱:“那你可不可以放过我放过我放过我,不要再问这么蠢的问题呢?”

    “要我放过你?难了,过几天我就是你老板了,你就更得什么都听我的了。”

    挑了挑眉,佟佳人一脸得色,杨冰冰却直接停住了正往嘴里塞东西的手:“你,啥意思?”

    “意思就是,《影色》马上就归我了,我,佟佳人,马上要成为你杨冰冰的顶头上司。”

    萧尹航不在的日子,她和路非谈问题也不至于那么尴尬,只要他那边肯放手,估计很快就能谈成,钱不是问题,公司不是问题,现在最大的问题,就是人才了。

    只是,眼前这只爱吃薯片的主编,真的靠谱么?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将怀里的孩子猛亲了一口,佟佳人咯咯一笑:“当然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总监呢?他把公司送给你啊?这么大方?”

    话到这里,杨冰冰的嘴,直接o成了一个鸭蛋,这么大方的男人啊!真是太有范儿了。

    “大你个头啦大,他是卖给我。他自己就回去做他的太子爷啊,继承那几十亿的大家产。”

    继续o着自己的嘴,杨冰冰啧啧道:“原来如此,几十亿呢,要我也不干这吃力不讨好的活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话来着,什么叫吃力不讨好了?”

    “哟!忘了你是老板了,以后可不能这么随便说话了,嘿嘿!”

    做文字这活儿,光看稿子就能累死个人,杨冰冰做这一行比佟佳人早,感触也就更深刻了。

    “笑,笑屁。”

    佟佳人骂她一句,听得bob很新鲜,bob也嘻嘻一笑,学着佟佳人的口气笑道:“妈妈,笑屁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个,佟佳人涨红了脸,急道:“呃,宝贝儿,这个不能说,不能说呀。”

    罪过啊!罪过,她怎么可以在孩子面前说脏话呢,这么小的孩子,熏陶坏了可就完蛋了。

    忍俊不止,杨冰冰捧腹大笑:“噗,哈哈哈,多好的榜样啊,bob,以后你妈要再说脏话,就削她。”

    “削你的头啦削。”

    看杨冰冰笑得欢畅,小bob也开心地笑着,一边笑,一边将小手拍的啪啪直响:“哈哈哈,削头,削头。”

    “呃,宝贝儿,妈妈再也不说这些话了,唉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们娘儿俩可笑死我了,哈哈哈!”

    本想再骂,可一想到身边还有个bob,便也只能忍下了嘴里的半句话,只拿一双大眼睛,死死瞪着她。见佟佳人要动气,杨冰冰捂了捂嘴,咽下笑意,只眯着眼道:“好了好了,不逗你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杨冰冰似又想到了什么,又问道:“不过,那你做了《影色》的老板,你们家的《完美一线》怎么办?佟佳人还半死不活地躺在医院呢。”

    见她总算是说到了正经事,佟佳人也不再瞪她,只随口问了一句:“合并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什么?合并什么?”

    “把《影色》和《完美一线》合并,做大做好,有没有信心?”

    如果自己要生孩子,就算接下这两边,也没时间去经营,必须要找到最靠谱的两个人,帮她盯着两边。而杨冰冰一直坐镇《影色》,她应该不用气操什么心。只是,如果两边真的合并了,杨冰冰一个人要挑大梁的话,压力似乎也太大,《完美一线》这一边,她似乎,也得好好想想了。

    扳着指头数了数,在脑子里算计了一下,这两间公司要是合并起来所需要的费用,杨冰冰又惊道:“不是吧?这么大手笔,你哪来这么多钱啊?”

    “我是没有,我男人有。”

    说完,佟佳人笑眯眯地掏出一张金光灿灿的卡片,富婆般阔气道:“知道吗?尹航说凭这个,我随便就能提出他的全部家当,然后,我不小心打了个电话到银行里查证,你猜怎么着?”

    “这里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很多。”

    佟佳人眯着眼笑,那感觉,就像个守财奴似的。

    “很多是多少?”

    以杨冰冰对佟佳人的了解,她能说多的就一定是多了,可她还用了很字,很多,那得是多少?越想,杨冰冰就越兴奋,就跟那钱是她自个儿的一般。

    “也就五六千万吧!”

    什么叫,五六千万吧?

    这么多钱还用‘吧’?完全的,羡慕嫉妒恨!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他不是净身出户,穷困潦倒到只能吃你的老本的吗?那,这些钱哪来的?”

    原来,之前的穷,全都是装出来的,亏她还为佟佳人担心了好久,怕她以后嫁给这男人后患无穷,还没有生活保障,结果,完全的,根本的,彻底的被人耍了啊。

    “他做的游戏赚回来的,据说,再过一个月,这游戏的进帐,还有一千万。”

    早上,在出门的时候,萧尹航慎重地将东西交到了她手上,她起初还不信,一听银行方面的消息,便彻底傻了眼,当年佟氏做到最大的时候,也不到一亿的资产,可他的公司,不过三年的时间,已经追上了自己家二十年的一半。这样的速度,怎能不让她咋舌?

    “一千万,一千万,哎!打个商量啊,我要真的三八结婚,你得包大点红包啊,随便个什么一百万两百万的,我不嫌少的。”

    “大姐,首先,你得先有婚结才行吧?”

    先有鸡还是先有蛋,可现在,她是先有婚才有钱,可是,她的婚在哪里,在哪里?那个讨厌的叶浩然,在哪里,在哪里?

    “闭嘴,不要提我的伤心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换个话题,我现在想说的是,无论他是去见前妻还是小蜜,我只知道,他的财产,归。”

    一声归,彻底让杨冰冰服了气:“高,高,实在是高!”

    一边对她竖着大拇指,一边在心底哀叹同人不同命。

    为什么佟佳人就能找到这么有钱的男人?为什么她就不能?为什么她找的个没有钱的男人还能拽上天?抓狂啊抓狂!看来,三天后就算是那货回头是岸了,她也得重新考虑一下要不要跟他结婚。

    嗯,嗯,就考虑个再三天好了,不对,还加三天,六天,哼哼!

    和杨冰冰分手后,佟佳人独自一人带着孩子回家,佟家大宅,bob是头一回来,一下车就寻着满地的鹅卵石,蹦蹦跳跳。看孩子很喜欢这里,佟佳人的心,也便放下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任孩子随意玩了一阵,直到他玩累了跑回自己身边,佟佳人才忐忑不安地领着孩子进了屋。

    “bob,还记得妈妈说的话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叫外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口是虽应着,但bob依然对外婆这两个字很是陌生,外婆到底是什么呢?bob在心里想了想,开始默默地背儿歌,爸爸的爸爸叫爷爷,爸爸的妈妈叫奶奶,妈妈的爸爸叫外公,妈妈的妈妈叫外婆。

    喔!是了,外婆就是妈妈的妈妈。

    看到母亲的背影时,佟佳人握着孩子的手,不自觉地紧了紧,孩子吃痛,皱了下眉,但却没有叫出声。只奇怪地看着佟佳人,一脸委屈。

    “妈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佳人啊,妈今天买了你最爱吃的……”

    家里真是太冷清了,突然看到这么一个孩子,佟母马上就笑开了花:“这孩子挺可爱的,谁家的孩子呀?”

    很紧张,佟佳人扯了扯孩子的手,示意她叫人:“妈,他是,他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奶奶,我是bob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孩子太机灵,还是这孩子太没长心眼,总之,当bob看到佟母后,第一声叫的就不是外婆,反而是奶奶。叫完之后,佟佳人便愣了,刚想要纠正她不是奶奶是外婆,孩子却突然甩天她的手,奔进了佟母的怀里:“奶奶,抱抱,bob要抱抱。”

    望着眼前的一幕,佟佳人震惊了。卖萌,求宠,小家伙最拿手的一招,好像,好像在母亲这里也有用哎!

    “bob,叫外婆,是外婆不是奶奶。”

    “是奶奶,是奶奶。”

    孩子很坚持,表情很固执,佟佳人盯了孩子一阵,正不知所措,却发现母亲竟然主动将孩子抱在了怀中。

    “好,就是奶奶,是奶奶。”

    看母亲的表情,佟佳人实在不忍心让她失望,可是隐瞒对母亲来说,也更回不公平,想了想,她还是说了实话:“妈,他是,他是萧尹航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看出来了,你以为你妈真的老糊涂了吗?不过,看这孩子和我这么有缘的份上,我就应了他这一声奶奶吧,这孩子,长得真可爱,特别是这头发,跟你哥哥小时候一样,要是你哥的孩子就好了,只可惜啊,你妈没有这好福气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佟母甚至看都没有看佟佳人一只,只蹲下身来,小心的擦着小bob脸上不知道从哪里沾上的灰。每一个动作,都很细心,每一个动作,都很认真,真看到佟佳人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了。这个,真的是她的妈吗?

    可是,再吃惊她也要分状况,母亲的口气,明显是可以接受这孩子的,那她也必须顺杆子直上,赶紧拉关系:“妈,bob以后就是您孙子。”

    “嗯!既然孩子来了,我就陪他玩一会儿,你去厨房把接下来的菜做了吧,好了就叫我们一起吃。”说完这话,佟母又转了脸过去问bob:“乖宝宝,你喜欢吃什么呀?”

    bob眯着眼,二话不说,就喊出了自己最爱的美食:“披萨,披萨最好七了。”

    “披萨啊!家里没有这个,能不能改吃别的?”

    歪头想了想,bob眼睛一亮,又叫道:“鸡腿,大鸡腿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个倒是有,有有有,佳人,就做大鸡腿吃,嘿嘿!”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?这个她本以为天大的难题,就这么被小家伙的笑容解决了么?

    天啊!她不是在做梦吧?

    事实证明,这个梦,真的有点长,有点美。从bob进家门开始,母亲脸上便一直挂着笑意,明明很累,却还要坚持陪着孩子玩,那是一种,前所未有的满足感。

    看着这样的母亲,佟佳人不禁红了眼,母亲是真的太寂寞了啊,这个家,也早就该添个小孩子了,如果哥哥不出事,如果自己不出事,如果依人不出事……

    总之,一切都会过去的,而她,在不久的未来,也将为这个家,再添一个小生命,到时候,母亲脸上的笑容也会更多的吧,这么想着,佟佳人也忍不住开心地笑了。

    萧尹航离开的日子,一切平顺。

    bob得到了母亲的认可,自己也顺利地向苏老辞了职,年后可以直接开始接管《影色》,《完美一线》的经营权,也在佟依人的坚持之下,无偿转让到了自己名下,一切都是美好的,就好像天那么蓝,云那么白,空气那么好一样。

    除了,他不在。

    萧尹航离家的日子,从一月十六开始,到现在,足足半个月。距离她们约定的日子,还有七八天,二月八号的除夕,她不担心他不回来,只是担心,自己过不去。

    每天都和他视频,每天都和他说话,每每总看到他一脸的疲惫,还带着明显的黑眼圈。他从不说自己在做什么,也从不说自己在累什么,他总是尽可能地对着她笑,告诉她,一切都很好。真的很好吗?如果真的好,他,应该早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安顿好家里的一切,佟佳人挑了个大清早,就来医院里看佟依人,这一阵子,姐妹们好得就像同一个人,完全将以前的一切都改写。削着手里的水果,佟佳人一下一下转着手,当指尖最后一点的果皮脱落,佟依人突然问:“你会时候学会这一手的?”

    “一直都会,只是你们不知道而已。”

    其实,她也记不清为什么会喜欢削苹果了,不过,是真的削了好多年,只不过到这三年来,才开始有了长进。

    接过佟佳人递过来的苹果,佟依人也不吃,只是看着她又给自己拿了一个,慢慢地削着。看着她手中转动着的果皮,佟依人突然问:“姐,你今天来找我,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?”

    头也不抬,佟佳人浅浅地笑着:“这么明显吗?我还以为你看不出来呢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有事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困扰了她很久,直到现在佟依的精神好了很多,身体也恢复了大半时,她才敢拿出来问她。这种事,逃避不了,还不如大大方方拿出来讨论一下:“医生说,再有几天,你就可以出院了,可是,大过年的,我也不能让你回佟家,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回自己家呗,房子是写在我名下的,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要说不遗憾,也是假的,只是,要佟母接受自己,恐怕也是有些难度的,过年就图个开心快乐,她也不想自己过去找刺激。

    腾出手来,拍了拍她的手:“依人,别怪我妈,她还需要点时间接受这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资格怪别人,要怪只能怪我自己,只是,医生说我这一年半载的最好在家休息,工作都没办法找,肯定会很无聊。”

    将《完美一线》交给佟佳人后,她便成了真正的无业游民,这一阵子,她也想了很多,甚至想过病好后,离开f市到一个没有人认识她的地方呆着。只是,医生的一席话,又将她的计划打乱了,卧床休息啊,她还能去哪里?

    闻言,佟佳人微一抬眸:“你想工作啊?”

    “想归想,不现实。”

    工作了这么多年,她也累,要不是想着以后的生计,她还真不愿意工作了,只是,忙惯了的人,突然停下来,就觉得很空虚,那种寂寞,如影随行。

    “要不,你回《完美一线》怎么样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佟依人急了,忙解释道:“姐,你别这样,我都说了让你去管理,就是让你去管理了,不会再和你抢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说你要跟我抢啊,我只是说,我没时间,也没精力做了,你得帮帮我。”怀孕的事,除了杨冰冰以外,佟佳人还瞒着大家,是不想让大家太担心,也是不想让萧尹航的离去,显得更加不负责任,她瞒着所有人,可日子瞒不久,总有一天,她的肚子,会出卖她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没精力?萧尹航他不是马上要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他能回来就好了,可惜啊!估计是回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从他离开的那一天开始,她就预见到这种结果了,一直抱着希望在等,足足半个月,她终于也等冷了心。她知道他是想回来的,只是,每每都欲言又止,她很担心他,更担心他们的未来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佟依人也急了:“姐,是不是他跟你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他什么也没说,不过,你姐我神通广大,猜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她笑,淡淡的,也不过多的解释,有些事情啊,外人是不会懂的,只有当事人才明白,什么叫心有灵犀。

    “那个盛安琪还是不肯放过他吗?”

    摇了摇头,她只是淡然:“还不清楚,所以,我得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过去?”

    抬眸,漂亮的大眼睛扑闪扑闪:“对啊!我的男人,自然也要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才安全。既然他被锁事绊住了手脚,那我就过去陪着他,盯得他死死的,谁也抢不跑。”

    拍了拍胸口,佟依人一脸庆幸:“原来你是这么想的,那我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啊,你得回来帮我,《影色》有冰冰帮我看着,出不了什么大事儿,《完美一线》我就交给你了,等我回来的时候,我希望,它没有衰败到让我不得不收了它。”

    她是故意激她,也是故意想帮她,这个妹妹,失去了一切,她不想再夺走她最后的事业。

    闻声,佟依人的眼眶突然就红了:“姐,你是故意帮我的吧?”

    佟佳人的用意这么明显,她又怎么会看不出来,只是,心里的愧疚,她是真的受之不起。

    “一半一半吧,各取所需,有什么不好?”

    离开是势在必行,这边也确实要人管理,找一个不熟悉的外人,倒不如找一个最珍惜的亲人,她相信,没有人比佟依人更珍惜《完美一线》,也没有比她更希望将《完美一线》做向全国。

    一声叹息,她终究还是不忍接受她的好意:“可是,我一时半会也是不能工作的。”

    佟佳人不理她,只坚持道:“没关系,帮着拿个决策就行,我会在英国和你们开视频会议,遥控指挥。你呢,就在国内做我的执行官好了,虽然让你休息,也没说你得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吧?”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,到最后,还是只有你肯收留我。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傻话呢,快吃吧,苹果都黄了。”

    姐妹之间,曾经的仇怨那么大,可是,同样经历过生死的两个人,似乎都从鬼门关前找到了新的感悟。佟佳人的感悟是重生,而佟依的感悟,却是亲情。

    “姐,谢谢你,你一定要幸福,否则,我会内疚一辈子的。”

    她笑,又拍了拍她的手,安慰道:“放心吧,为了让你们都没有负罪感,我会努力幸福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,你什么时候去英国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也天,也许后天,也许,在年三十。”

    这半个月来,她想了很多,也计划了很多,终于决定,要主动出击。为什么她一定要在这里等,为什么她就一定是被动的那一个,从前,她是没有那样的能力,可现在,她已能独挡一面,也有足够的勇气去战斗。

    所以,她决定了,她也要飞。哪怕,那是一个自己所不熟悉的国度,哪怕,在那里一个亲朋好友也没有,可那有什么关系,至少,她能找到他。

    只要有他,就够了。

    一周的时间,她安排了许多许多的事,给公司找了新的主事,给母亲找了新的保姆,给孩子找了新的阿姨。

    傍晚的时候,佟佳人坐在饭课桌前,张了几次嘴,都没有说出那句话,直到,母亲看懂了她的犹豫,主动问她时,她才支支唔唔地开了口:“妈,我想,去英国。”

    早就订好了票,启程的时间,也早已决定,一直不知道如何跟母亲开口,就怕自己只要一说,就伤了她的心。

    “公事还是私事?”

    母亲慢条斯理地吃着饭,间或还会偶尔给孩子添点小菜什么的,孩子很听话,自己吃着饭,只是时不时拿眼瞅着佟佳人,嘿嘿一笑。

    瞒是瞒不住的,她也不想为了这些事而对母亲撒谎,所以,当母亲问起,她决定如实以告:“我要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闻声,佟母的手稍停了一下,又开始慢慢地扒着饭,咽下好大一口后,才问她:“决定了?”

    “是,决定了。只是,孩子还小,我不方便带着一起走。”

    这一点,也是她最为难的事,按理说,没有理由把孩子留给母亲带的,虽然她很喜欢这孩子,可毕竟隔了那么远的关系。就算母亲不愿意帮她,她也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抬眸,母亲的眼神很是清透,意思也相当明显:“我的孙子,我会好好带的,你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意料之外,佟佳人几乎涌出眼泪:“妈,您的意思是,不反对我去?”

    “我反对有用吗?”

    只一句话,佟佳人又紧张了,她瞅着母亲,斩钉截铁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佟母难过地放下碗,一脸认真的望着女儿说:“既然反对没有用,我为什么要反对?只是,马上要过年了,你又怀着身孕,一个人走,妈不放心。这么多年了,你一直很听妈的话,萧尹航是个例外,为了他,你一直和妈反着来。现在,妈也想通了,只要你高兴,妈也就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佟佳人怀孕的事,在几天前,她已经从杨冰冰那里探到了消息,没有怪女儿,也没有说女儿,她只是熬了一大锅汤,让女儿小心保养着。有些事,她虽介意着,但已然看淡,再不想为此给孩子们压力,也不想因此让自己一辈子孤独。

    “妈,我没事的,孩子才那么点儿,不影响我。只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猜你喜欢